首页 >> 新闻中心 >>聚焦热点 >> 泸州老窖二曲,到底是什么酒? ——六问泸州老窖
详细内容

泸州老窖二曲,到底是什么酒? ——六问泸州老窖

    泸州老窖,一个传承悠久的白酒企业,却被食用酒精的使用与声称问题困扰。围绕泸州老窖低端化牵扯的诸多问题,记者在采访之后产生了向这家上市公司发问的冲动。

    一问:黄舣是泸州老窖的副厂吗?

    记者在多家商场走访,发现白酒柜台的导购员在介绍泸州老窖酒时,都会随口说:这是泸州老窖原厂酒,这是泸州老窖副厂酒。这令记者十分奇怪:难道泸州老窖还有副厂吗?

    什么是副厂?副厂一词来自汽车配件行业。汽车配件的易损性决定其大量消费,而汽车厂家自己的配件生产基本是委托加工,于是就有了副厂一说。但是,由于汽配市场恶性竞争,许多假冒伪劣产品都打着副厂的旗号,久而久之,副厂件也就成了假货的代名词。

    记者注意到,导购员介绍说某一款泸州老窖酒是副厂酒时,基本上都是为了推销泸州老窖的高端酒。

    那么,泸州老窖的低端酒都是副厂生产的吗?这个副厂到底是一个还是几个?或者是遍地开花?

    一位四川的朋友告诉记者,泸州老窖确实有副厂,那就是它的黄舣生产基地。他还十分肯定地说,黄舣就是泸州老窖生产贴牌产品的基地。

    难道,泸州老窖自己会贴自己的牌吗?带着深深的疑惑,2015年8月6日,记者走访了位于泸州市江阳区黄舣镇的白酒生产厂区。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生产厂区,与传统白酒酿造生产方式天壤之别。

    严格地说,这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酒酿造企业,而是由若干个灌装流水线组成的现代化大型包装车间。包装流水线建在两排宽敞的马路边上,由北向南,依次是:储酒罐、灌装线、包装线、装车平台。

    这个厂区到底有多少个灌装生产线?记者粗略估计要有几十条。

    记者走进黄舣厂区时,已经接近下午下班的时间。但是,一字排开的装车平台依然十分繁忙。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型卡车,一辆辆排在那里,装卸工用手推车一车一车地往大卡车上搬运各种包装的“泸州老窖”。

    在这个叫黄舣的生产厂区,灌装出来的酒用的都是泸州老窖的商标,生产地址却是“四川泸州国窖广场”,而不是黄舣。

    在装车平台,记者看到,酒的品牌各异,可谓花色繁多,但印象最深的是“泸州老窖二曲”和“红高粱”。同行的朋友拿出这两个品牌的酒盒,上面标注的生产标准竟然是“GB/T20821”。有白酒常识的人就知道,这个标准生产的就是用食用酒精勾兑的液态酒。而泸州老窖二曲是经典品牌,从来都是用纯粮酿造。而且二曲是白酒的特定品种,必须是纯粮酿造。至于“红高粱”,一看名字就知道是用高粱酿造的,怎么可能是食用酒精勾兑的呢?

    穿过包装车间,来到后面的一条街道上。这条宽敞的街道的最大特点是广告牌子特别多,而且所有的广告牌都横跨马路。记者仔细一看,这些广告牌子的下面分布着一排做工精细的不锈钢材质的管道。管道的一端向南连着灌装流水线,另一端向北连着一排做工考究的厂房。由于厂房不高,记者站在马路上就可以看到后面高高矗立的巨型酒罐。

    “这是酒精罐!”知情者把“酒精”两个字说得格外重。他抬手指向一个载有巨型罐子的卡车,这台车上一根粗大的管子伸向旁边的酒罐。他指着卡车尾部的黑龙江牌照说,这是从东北运来的酒精,正在卸货(后来调查才清楚,这些酒精并不都是从东北运来的)。在泸州火车站,每天都有这样的酒精从各地运来,然后从这里灌装成泸州老窖。

    也就是说,黄舣是一个“不冒烟”的酒厂。这里没有白酒的生产车间。

    这里没有加温的锅炉,没有蒸煮,没有发酵;

    这里不收购粮食,没有酒窖,更没有储存的老窖酒。

    这里只有酒精,还有各种香料及水,它们可以混合成久负盛名的“泸州老窖。”

    这里是黄舣——是泸州老窖的副厂。

    那么,副厂一说是否具有法律上的意义呢?记者就这个问题曾经专门向泸州老窖集团请教。遗憾的是从去年8月7日记者登门采访至今,泸州老窖方面一直没有音信。

    记者只好自己在黄舣查找:到底是哪些人在灌装这些“泸州老窖”酒精酒?

    在一个灌装车间,记者发现,墙上的公示栏上有“某某公司”的字样。查阅这家公司,原来是一家独立的法人实体,且查不到它与泸州老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有从属关系。

    那么,这家与泸州老窖没有从属关系的企业,用外地运来的酒精灌装之后,就生产了泸州老窖酒,凭的是什么呢?显然这是授权生产,否则,这么多与泸州老窖没有从属关系的企业不可能这样明目张胆地造“泸州老窖”的假。

    也就是说,泸州老窖只是让这些企业使用了它的商标和产地,这些企业就把黄舣变成了泸州老窖的副厂。就是这样一种看似合法的交易,让成千上万的消费者喝上了酒精造的泸州老窖酒。

    请问泸州老窖:你凭借哪条法律让消费者从酒精酒里喝出老窖酒的味道?

    二问:泸州老窖二曲酒生产成本敢不敢公开?

    在北京一家大型超市的酒类柜台上,没有外包装的泸州老窖二曲酒格外显眼。关键在于它没有外包装,而且下边的标签上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价格:12.8元/瓶。什么样的泸州老窖便宜到了一桶纯净水的价格?这还是消费者心目中的中国8大传统名酒吗?

    且慢!不要大惊小怪!明白白酒标准的人可以告诉你,人家标注的标准是GB/T20821,这是液态法白酒,也就是食用酒精勾兑的酒精酒。12.8元/瓶的价格照样有得赚。

    一位了解白酒行情的专家告诉记者,市场上最好的酒精价格不过5000多元一吨,稍差一点的4000多元一吨。折合到一瓶52度的白酒,酒水价格不过1元多,再加上简易包装,其生产成本不过2元。这与记者在泸州的超市里看到的12瓶装一箱的90元批发价(7.5元/瓶)基本吻合。

    然而,令人惊诧的是,泸州老窖的酒精酒,在换了精致的包装之后,竟然卖到130多元一瓶。专家分析,这所谓的二曲酒,包装价格是酒水几倍,利润是成本的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专家告诉记者,食用酒精勾兑的白酒是国家允许生产的,而且因其价格低廉比较适合低端消费。但是,个别厂家在市场推广上隐瞒部分信息,利用信息不对称误导消费。

    按照专家的指引,记者一步步摸到了泸州老窖二曲酒隐秘的脉搏。

    三问:这还是当年的泸州二曲吗?

    泸州老窖二曲系泸州老窖系列产品,位居“泸州老窖”核心品牌之列。泸州老窖早在1952年按照国家质量认证标准,划分为大曲、二曲、三曲等几大系列。目前划分是特曲、头曲、二曲、三曲。

    从百度上查询泸州老窖二曲,是这样介绍的:酒曲是多种微生物的复合体,是酿酒发酵的原动力,要酿酒必然先制曲,制曲就是扩大培养微生物的过程,曲的好坏直接影响酒的质量和产量,故要出好酒必先有好曲,泸州老窖二曲就得益于“久香”曲药的精妙,并严格恪守传统工艺精心酿造。“久香”曲药取材精良,以古法制曲,600余年来源远流长,多年传诵雅称“久香”,成为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泸州老窖二曲秉承泸州老窖百年浓香精髓技艺,以高粱为制酒原料,优质小麦配制中高温大曲,在黄泥老窖中固态发酵。采用混蒸混烧法,量质摘酒,分级贮存,精心勾兑而成。泸州老窖头曲以“浓香醇和、回味悠长”的风格享誉市场;二曲以其“味香、味正”、“不上头、不干喉”的优良品质和高性价比深受广大消费者的认可和喜爱。

    可以说,泸州老窖二曲因其优良品质和上佳的声誉,在国人心中奠定了品牌忠诚。然而,今天的泸州老窖二曲酒已经沦为食用酒精酒。

    四问:低端酒就是对二曲的定位吗?

    泸州老窖有一个品牌承诺,叫做“能看得见的质量”,套用来形容它的二曲,可以说是“能看得见的低端酒”。

    在泸州黄舣基地,这个现代化的白酒灌装工厂,48条灌装线的后边是许多7.8万吨为一组的酒罐。知情者告诉记者,这些酒罐就是用来盛装从广西等地运来的食用酒精的。记者暗访期间,亲眼看到许多挂着黑M(黑龙江绥化市)牌子的大型罐装车在厂区卸货。

    酒精罐直接连接灌装线,于是,泸州老窖各种子品牌的廉价酒源源不断销往全国各地。标有固态法白酒标准的泸州老窖酒仅仅卖到18元/瓶。泸州老窖子品牌廉价到何种程度?在北京亚运村的一家超市,一瓶有外包装的“泸州福”酒只卖9.8元,贱卖到许多杂牌子都脸红的程度。泸州老窖二曲就是混在这些成千上万个数也数不清楚的杂牌子里,源源不断流入全国市场的。

    说二曲是低端酒,泸州老窖也不反对,在他们的品牌战略里就把二曲列为低端酒了。7.5元一瓶的市场批发价格,也认证了其低端酒的品质属性。

    然而,泸州老窖毕竟是泸州老窖,它在牺牲二曲品牌之时,并未丢弃二曲品牌长期积累的品质内涵,并且把既往优良的二曲品质与低廉价格相匹配,给全国喜欢泸州二曲的消费者奉献了廉价的“好酒”。

    五问:亲民酒还是愚民酒?

    如果泸州老窖二曲酒仅仅以低端酒入市,我们除了为其品牌价值感到可惜之余,还或多或少为其品牌战略的大胆与魄力加以称道。但是,泸州老窖人显然不愿放弃二曲的影响力,于是就有了二曲酒的戏剧冲突。

    这个戏剧冲突集中在二曲酒纯粮酿造的品牌认知与用酒精酒灌装的矛盾上。

    首先,自降身价的二曲酒实质上已经是标准为GB/T20821的酒精酒。但是,二曲酒传统认知和市场积淀已经固化为纯粮酒。泸州老窖二曲显然已经是旧瓶装新酒。

    当然,国家标准的制定者们早就对这样的行为有过预判,国家标准GB/7718-2011《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3.4应真实、准确,不得以虚假、夸大使消费者误解和欺骗性文字、图形等介绍食品;3.5不应直接或暗示性语言、图形、符号误导消费者将购买的食品或食品的某一性质与另一产品混淆。

    标准化专家说,泸州老窖二曲尽管是标注了GB/T20821(液态酒)的标准,但是,其名称明显与商品内容混淆,造成了对消费者的误导,这是国家标准所不允许的。

    其次,最令消费者气愤的是泸州老窖二曲的成分标签。这瓶把价格跌到坑里的酒精酒,竟然在配料表里标注了高粱、玉米、小麦、大米,在这些代表着纯粮食酒的成分后边,才羞羞答答地标上食用酒精、水、香料。从标签排列顺序上看,无疑是纯粮食酒占绝大多数。这样标注的用意是什么?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与泸州老窖二曲作为传统纯粮食酒的市场认同相匹配的。

    这是不是一种精心设计的消费氛围?它用巧妙的方法让消费者买到了“又便宜又好喝的粮食酒”。

    在泸州老窖看来,自己并没有欺骗消费者。因为“我并不是卖二曲酒,而是卖‘泸州老窖二曲’的商标”。(泸州老窖有2000多个注册商标,其中,关于二曲的就有7个。他们把二曲由酒的名称变成酒的商标,以此证明二曲可以用来包装食用酒精。然而,注册商标并非万能的,当把注册商标当作产品名称标注使用时,应依法再行加以标注执行标准的专用名称。)“我也没有说我卖的是纯粮食酒,只不过是说酒里面有粮食,而且,我还明示了这酒的标准是GB/T20821。”其实,泸州老窖最明白,普通的消费者,哪里知道什么酒是什么标准呢。作为质量类的专业记者,也是通过请教专家后才搞清楚酒精酒与粮食酒的标准差别。

    看似消费者的误会,实质是泸州老窖的精心误导。

    当然,国家相关法规的制定者同样对泸州老窖们有所防范。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2013〕244号《关于进一步加强白酒质量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使用食用酒精勾调的白酒(液态法白酒),其配料表必须标注食用酒精、水和使用的食品添加剂,不得标注原料为高粱、小麦等。”

    六问:百年泸州老窖何以透支品牌声誉?

    泸州老窖到底有多少个子品牌(品类)?有人告诉记者:上千个!这着实吓到了记者。而一位在黄舣基地做物流的青年说的数字更让记者瞠目结舌:上万个。难道泸州老窖品牌管理真的混乱到如此严重的程度?随着调查的深入,泸州老窖的子品牌(品类)不断增加,泸州老窖到底有多少个子品牌(品类)确实让记者茫然了。

    这些子品牌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紧紧围绕“泸州老窖”4个字来做文章。首先是作“泸州”二字的文章。有“泸州贡”“泸州醇”“泸州特酿”“金泸州”“泸州老酒坊”等等;其次是作“老窖”的文章。有“老窖醇香”“老窖原液”“浓香老窖”“陈年老窖”等等。这些名字里面用字最多的是“老”“陈”“古”“藏”,其中,仅和“藏”字有关的,就有“老窖珍藏”“老窖真藏”“封藏老酒”“传世珍藏”等等。其余的还有原浆、原液、原酿等等。成千上万的子品牌,变着法的从泸州老窖四个字上刷金,把个百年积淀的金字招牌搞得灰头土脸、鱼龙混珠。

    一位负责销售的经理告诉记者,2012年一开始的满负荷运转,市场极其火爆。到现在,已经明显低迷。他估计,也就再有两年吧,泸州老窖的这种搞法就该收场了。也就是说,这种杀鸡取卵式地透支品牌声誉的操作方式,很快就要走到头了。2015年年底,泸州老窖大幅度消减单品,也证明了品牌泛滥对其形成的困扰。

    声誉透支,自作自受!

    在黄舣基地,有48个灌装车间,每个车间是两条流水线。记者曾经问这里的工作人员,他说一个流水线一天生产6000件,那么按照满负荷运转来计算,全年消耗的酒精大约60万吨。记者在黄舣基地北工厂就看到7.8万吨一组的酒精罐有8个,算来可以一次性盛装60多万吨。显然,这个灌装能力与酒精储备能力是相匹配的。如果按每吨酒精平均生产4000瓶白酒来计算,那么,仅这北厂区的8组酒罐就足可以支撑24亿瓶的产量。乖乖!这里每年给全国每人准备了两瓶白酒吗?

    如此大的产能和上万个子品牌的说法是不是有关联呢?

    记者在北京市场看到一款没有包装的泸州老窖二曲。这个由赵忠祥做广告代言的所谓亲民品牌,在北京市场投放的一组有奖销售的数量是2640万瓶;在吉林,记者发现这样的一组有奖销售的投放量是300万瓶。其他地区是否投放这样的有奖销售?仅以泸州老窖二曲为例,记者在市场上看到的就不下十余种包装。区间的价格从10元钱/瓶~130元/瓶不等。那么,泸州老窖二曲在市场上到底有多少销量?知情者估计,每年应该不下一亿瓶。泸州老窖自己的宣传是,仅仅是光瓶的二曲酒就已经在全国销售了10亿瓶。

    有这样的产量与产能的支撑,泸州老窖的品牌如何不混乱?!

    再说那48个灌装车间,其实,每个车间都是一个独立的公司。这些公司大都与泸州老窖不存在从属关系,基本是靠契约合作来运行的。也就是说,从这里出厂的酒走的不是泸州老窖的账,那么,泸州老窖挣什么钱呢?

    记者以采购为由,暗访两家公司,逐步摸清了黄舣基地的生产模式。每个小公司都是泸州老窖授权的生产商,但是,他们生产的酒要从泸州老窖购买,也就是说,泸州老窖负责全面供应,各家公司以自己拥有的商标或品牌向泸州老窖购酒。在确定酒的基本内容之后,泸州老窖公司即打开向该公司供酒的灌装线,该公司用自己的包装承接来酒,然后装车运往各地。

    成千上万个品牌(品类),各种度数,各种标准,各种价格,泸州老窖如何应对呢?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告诉记者:以不变应万变!

    泸州老窖给各家小公司供应的基本是酒精、白水和香精。各家小公司为了拉开酒的档次,可以向泸州老窖申请原酒,每瓶酒中添加价值在0.5元~2元不等的原酒,如此一来,包装出去的白酒就成了标准为GB/T10781.1的纯粮食酒了。

    在黄舣基地,除了一部分标注了标准为GB/T20821的酒精酒之外,很多酒都是标注标准为GB/T10781.1的纯粮酒。一位举报人曾经说,这里是泸州老窖自己造假的基地,这样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值得一提的是,有知情人告诉记者,这里产量最高的是泸州老窖二曲,因为,二曲是泸州老窖的核心品牌。其他那些杂牌子远远比不上二曲的竞争力。

    呜呼!泸州老窖。哀哉!百年品牌。                                               

                                                                                     摘自:中国质量报

 

  • 电话直呼

    • 010-84851064
    • 010-84872170
    • 项目咨询(Al :
    • 课程顾问(Ma :
    • 课程顾问(ch :
    • 课程顾问(jo :
    • 课程顾问(ca :
  • 克劳士比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